天气222

日期

JavaScript 时间显示

回顶部

中文 | EN

 
>
>
>
撩动心弦的夕阳

撩动心弦的夕阳

分类:
集团新闻
作者:
来源:
发布时间:
2015/07/28 17:33
浏览量
评论:
【摘要】:
是谁将艳丽的红锦遮住大地,使赤光绛气贯满了山川大地?站在空旷的原野,眺望远方尽头,烟波淡荡,徐徐之风撩动耳边的发丝,也撩动了我的心弦。
(文/集团公司 潘文风)
 
  是谁将艳丽的红锦遮住大地,使赤光绛气贯满了山川大地?站在空旷的原野,眺望远方尽头,烟波淡荡,徐徐之风撩动耳边的发丝,也撩动了我的心弦。黄昏之下,仅余我与暮色平分整个世界,刹那之间的豪情在牛羊咻咻声中有了感性的依托。
  夕阳,是造化探访人间的使者,书画自然留下的最后一抹艳丽。她妆点了人间无数的风景,催化了人们无数的情思。她美在清和,美在柔润,美在悠扬的笛声,美在缓缓归来的牛羊,美在欢快归来的牧童。思绪在浪漫诗意的情调中清晰,撑起一支竹篙,在悠悠历史长河中漫溯而上,优哉游哉中摘下那些美丽动人的夕阳故事。
  王朝的兴衰命运总是散去复又来,此时的明朝已进入暮色之年,秦淮河畔,莺莺袅袅不再。江南,多少才子佳人聚居的鱼米之乡,正在戚戚地吟唱低绵的王朝挽歌。她,没有陈圆圆“以一身系天下”的红颜倾城;没有顾眉生身受诰命“一品夫人”的显赫地位;没有马湘兰“神情开涤,濯濯如春柳早莺,吐辞流盼,巧伺人意”的灵秀秉性。一步一挪,却是秦淮八艳之首,尽显风流。绛云楼里,共结连理,对影双双,纵谈唱和。心怀虔诚,手指紧握,只愿时光停留。然而天不遂人愿,幸福总是停留的短暂。转眼间风云变幻,“此去柳花如梦里,向来烟月是愁端”。清兵渡江,朝代更迭。谦益投降,青衣小帽,俯伏道旁。如是曾笑而戏语,“此沟渠水,岂秦淮河耶?”几劝谦益以死报节,却如何敌得过功名利禄?温润诗意的江南已被清兵的金戈铁马蹂躏,一个小女子展现了士大夫的忠义气节,南都不再,内心悲愤,有心护旧国,然而一身傲骨终究抵不过时代的汪洋。历经风尘的洗礼,秦淮河畔,桃花美人笑的灿烂。明末的晚霞中,她依然是一个时代的标本。“一片红晕才著雨,几丝柔绿乍和烟,倩魂销尽夕阳前”。
  夕阳中大地沐浴晚霞,多少名人志士在此倚马驻足。夕阳是陶渊明独住南山的悠然,是李商隐黄昏短暂的喟叹,是李端“摘桑春陌上,踏草夕阳间”的愉悦,是王昭君北上大漠的无奈。
  夕阳下,有恋人满足的甜蜜,有诗人闲适的情绪,有老者深深的回忆。“谁住原西寺,钟声送夕阳”,眼前碧波清荡,暮色已渐渐退去,在夕阳中已伫立凝望了许久,是时候回去了。却是“欲归还小立,为爱夕阳红”。
关键词: